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笔趣搜 > 明鹿鼎记 > 【0478 闭关中】
“行了行了,放心吧,我又不是不懂事的人。”李成楝老婆保证道。

“大哥,大嫂,知道你俩恩爱,也不用喝酒的时候,忽然说上悄悄话了吧?”韦宝調笑道。

李成楝呵呵一笑:“我跟你大嫂都是快四十岁的人了,哪里还有悄悄话说哟。”

王麻子是李成楝手下一名总旗,家里就住在这里不远。

李成楝老婆随即点了点头,起身对韦宝和吴雪霞道:“小宝啊,你和吴大小姐慢慢吃,我出去有点事,马上就回来。”

“大嫂,什么事情这么急啊?这不正吃饭呢吗?吃完了饭再说吧?”韦宝奇道。虽然韦宝大概猜到了李成楝夫妻的心思,但也不知道他们具体要做什么啊。

“不用管她,咱们接着喝。”李承先对韦宝笑道,然后对自己老婆道:“快去吧,让他们手工做精细,做到最好!否则封了他们的店!”

李成楝老婆答应着,急忙去了。

“大哥,到底啥事啊?怎么还出来封店了呢?”韦宝好奇道。

“没事,咱们喝咱们的。”李成楝笑而不答。

李成楝老婆找到了王麻子,去办打金镯子的事儿。

这些锦衣卫的便宜,店铺是绝不敢占的!送来一千两白银,兑现成金子,会补贴他们一些,等到打成了金镯子,又会补贴一些,不但不赚钱,甚至还可能配上二三十两纹银,都是有可能的。

尤其是像李成楝这种平时并不贪腐,很少找商人麻烦的当官的,偶尔开口的话,商家更是会尽力讨好,锦衣卫百户可不是开玩笑的,尤其对街面上的人来说,这些人就是那鬼卒判官一类的存在了。

店家甚至没有当场打金镯子,而是拿了个比李成楝老婆给的一千两纹银价值要高出四五十两银子的一对才打好不久的样品金镯子给她看。>笔趣搜>wwW.bIQUsO.COM

李成楝老婆很满意,越看越是喜欢,王麻子也连说划算,李成楝老婆遂选定了这只金镯子,喜滋滋的回归家里。

此时韦宝和李成楝也停了喝酒,本来李成楝还要喝,按照李成楝的意思,非和韦宝喝趴下一个,这场酒才能算是喝罢。

但韦宝制止了,韦宝也喜欢尽兴,但是韦宝觉得,喝酒不喝醉,便是最好的尽兴了,喝醉了啥也不知道了,头还痛,有啥舒服的?

韦宝好劝歹劝,才劝得也到了七八分量的李成楝歇了,俩人喝着香儿去泡来的茶,热络的聊天,李成楝给韦宝最大的变化印象便是,这家伙嗓门变大了,似乎这时代的当官的,嗓门都比较大,尤其是中下层的官员,等到了孙承宗那种特等级别的大员,又返璞归真了,一个个像是老学究一般,会比较注重涵养风度。

吴襄在他那个级别的官员中,与祖大寿和毛文龙等人比起来,绝对是超级斯文一类的了。

“你们这么快就喝好了?”李成楝老婆乐滋滋的进了大厅,对吴雪霞道:“妹子,快来看一看喜欢不?”说着便拿出了用精美首饰盒装盛的大金镯子。

大金镯子外面还有一层红色的厚棉布包着,显得很慎重。

李成楝饶有兴致的站起身,头有些晕,身子有些摇晃,不过还是走到了老婆身边,“弄妥了?”

“嗯,王麻子带着去的,我觉得不错,你们看看呢?”说着,李成楝老婆将红布打开了,露出了一对大大的,足有三四斤重的大金镯子,是复合式的那种,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已经很‘新潮’了,就是一般的大户人家嫁女儿,也决计舍不得打这么贵重的一对连环缠绕的金镯子。

不过,这金镯子虽然很贵重,在吴雪霞看来,却普通的很,因为她娘有不少这样的金器,她家可不是缺黄金的人家。

“嫂子,你去就是给我大金镯子啊?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的。”吴雪霞弄明白了李成楝媳妇这是要送给自己的,急忙道。

“小妹子,你若是不肯要,我和你大哥的脸就没处放了。那下回小宝再送东西来,我们决计是一样也不会再要了的。”李成楝老婆笑呵呵道:“快戴上看看,看看喜欢吗?你这么漂亮,戴上一定好看。”

吴雪霞并未戴什么金器,一对耳环是金子的,也并不是很大,两片树叶形状,做工很景致,上面镶嵌的一对小翡翠很值钱!

吴雪霞手上原本戴着的是一对翡翠手镯,看起来比一般的手镯好看一些,却是全冰种玉的,非常值钱,行家才认得。

而且一点瑕疵都没有,放在后世根本找不到这样的玉镯子了。又大又完整,又没有瑕疵,是极品。

所以,吴雪霞的审美观是小巧精美,而且价值很高!金器便很难满足这些要求了,甚至,金器在真正的大富之家眼中,还有一点点土气,尤其是对这些见惯了世面的大小姐来说。

“试试看,不行咱们还可以再换的。”李成楝也乐呵呵道:“吴大小姐戴上一定好看。”

韦宝看出来吴雪霞的兴趣不高,笑道:“戴上啊,别扫大哥大嫂的兴致。”

吴雪霞听大家都这么说,才勉为其难的戴上了,哟,好沉哟。这是吴雪霞的第一感觉,别的就没啥感觉了,不过也不会觉得难看,黄灿灿,金光发亮的一对连环大金手镯戴在她雪白的皓腕上,相映生辉,若是放在现代去做金银珠宝的广告,绝对满分。

李成楝和李成楝的老婆两个人很高兴,比他们戴还高兴,啧啧称奇,一个劲的不住称赞说吴雪霞戴着漂亮。

“小宝,赶明你和吴大小姐要成亲的时候,再打个头饰,一串项链,便成了。”李成楝老婆热情道。

韦宝促狭一笑,点头,却没有说什么。

李成楝和李成楝老婆主要也不是很在意韦宝的观感,都知道关键要女方喜欢才是要紧的,因为又不是韦宝戴,只要女的戴的喜欢,韦宝便会喜欢了。

“吴大小姐,妹子,怎么样?到底喜不喜欢?不喜欢真的可以拿去换的。”李成楝老婆追问吴雪霞。

吴雪霞粉脸涨得通红,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不喜欢肯定不好,伤了人家的面子嘛,但她的确没有很喜欢。说拿去换就不必了,再换,吴雪霞也跟现在差不多。说让李成楝老婆拿回去退银子回来,那就更不行了,更会伤了人家的面子嘛。

所以,吴大小姐现在很为难。

“她喜欢的,这是害羞了。”韦宝看出了吴雪霞的窘境,帮吴雪霞解围道:“那就多谢大哥大嫂了,看你们这事办的,我送一点东西来,你们还要换成金子送还给我,咱们又不是在做买卖。”

“唉,小宝,这话就差矣了,这跟做买卖无关,这是人情客往,你啊,还是太年轻。”李成楝摆架子的笑道。

韦宝笑着点点头,“对,人情客往,那就多谢大哥大嫂了。”

“最要紧是你们喜欢。”李成楝老婆笑眯眯的,很是高兴,还一个劲的冲吴雪霞笑道:“小妹子,真好看!就这么戴着吧。”

吴雪霞轻轻地嗯了一声,只能先戴着了,要不是她有些功夫,比一般的女孩子要多锻炼一些,戴着个三四斤重的一对大金镯子,还真的会很吃力的。对于一帮人来说,二三两重的金镯子已经很沉了。

闽南人一直都喜欢这样搞,闺女出嫁,家里使劲的陪嫁,若没有个几斤黄金穿在身的话,会显得家里寒酸。别的地方一般没有这么夸张。

所以,只要是家里条件还可以的话,女儿出嫁,弄个上斤黄金首饰在身上,那都是基本款了,古今如此。

有了送礼和回礼这个交情之后,李成楝老婆与吴雪霞更加亲热,拉着吴雪霞的小手一旁说女人们之间的话去了。

“小宝啊,别走了,再过一会,歇够了便在我这里吃晚饭。”李成楝对韦宝道。

韦宝微微一笑:“明天中午,我让人来接大哥大嫂上我开的酒楼去吃一顿,今天就免了吧,大哥等下好好睡一觉,我也得回去睡个觉。”

“你喝多了啊?”李成楝看韦宝没有什么醉态,还有点心里不是滋味呢,觉得韦宝的酒量比他好。爱喝酒的人也都有点类似的攀比心理,会明里暗里的比比酒量!

“喝多了,不行了,头晕啊,大哥。”韦宝扶着脑门,一副不支了的醉态。

这让李成楝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笑道:“那好吧,喝多了便早些去歇息,明日中午再喝!”

“好好!”韦宝呵呵一笑:“不过,再喝便不能这样喝了,我来京城是备考的,成天这么喝,不用考了。”

“是哦,险些忘了大事,小宝你是来备考乡试的啊?”李成楝一脸恍然大悟:“那我不能每日这么拉着你喝了,科考要紧!乡试是不是还有近两个月?那你这回可以在京城多待一阵了吧?”

“乡试之前有个科试,是给拿到了秀才功名,但是没有考过乡试的人的。我拿到了秀才功名,但是还没有参加过乡试科考,所以我还要先参加这个资格考试。若是通过了,这两个月我都会留在京师。若是没通过,我过几天便走了。”韦宝解释道。

李成楝听韦宝说话条理清晰,吐字清楚,暗忖你没有喝多啊,不由有点气馁,觉得韦宝的酒量实在是要比自己大的多,到底还是年轻人能喝呀,“小宝放宽心,以你的才华,科试还不是手拿把攥的吗?乡试也必然高中!大哥等着为你摆庆功宴了!到时候把我锦衣卫的头头脑脑都叫上,好好热闹一番才是。对了,你这趟要去看望骆养性大人吗?他可是对你印象极好,时常跟我提起你的。还说等你到了京师,一定要让你去他家里做客,将你引荐给指挥使骆大人。”

韦宝淡然一笑,“这事不着急,等考过了科试再说吧。否则刚来就走,挺丢人的。大哥最好也不必将我来京师的事情到处去说,对于科试,我连三成把握也没有。”

李成楝哦了一声,“小宝放心,我不会对人说起的。你不用这么紧张,你这么有才华,肯定过的了。”

韦宝有点好笑,李成楝的态度是诚恳的,一直说自己有才华,在他心里,可能自己的确有些才华,但那是结交朋友和做生意,与科考没啥关系!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韦宝要走,李成楝一直拉着韦宝,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幸好是李成楝先不支了,说着说着便开始说些车轱辘话,舌头也打结,随时要睡着的样子。

韦宝急忙喊来了李成楝老婆。

“好了好了,喝多了就赶紧去睡吧,小宝这些天又不是见不着了,明天再喝。”李成楝老婆一边劝说,一边要扶着李成楝走。

李成楝眼睛都要睁不开了,还在嘟哝着:“我没醉,没醉,我还要与小宝说话,我好些日子没有见着兄弟了,今天是真高兴啊。”

“高兴,高兴,你不睡,小宝也要去睡了,明天还可以高兴。”李成楝老婆像是哄小孩一般。

韦宝也帮着搀扶,哄劝,才与李成楝老婆合力将李成楝弄到床上去歇息去了。

“嫂子,明天中午我让人来接你和大哥。”韦宝道。

李成楝老婆刚才听见韦宝与李成楝叙话了,道:“不忙的,小宝啊,你安心备考吧,这是大事,等你考完了,再吃饭不迟,反正你大哥随时有空的。”

韦宝笑道:“也好。”遂带着吴雪霞、香儿和王秋雅,与李成楝老婆和李成楝的三个儿子道别,这几日,李乐水和李乐土自然是住在他们自己家里了。

大家都盼着韦宝能通过科试,这样的话,李乐水和李乐土便可以多在家里住些时日了。

韦宝忽然发现,自己当时离开山海关赴京赶考之前,并不是忘记了要带上李乐水和李乐土,可能自己想到过这事,而是潜意识中担心自己要是过不了科考,立马又要将两个孩子带回来,来回奔波太辛苦了。而且,好像也很丢人。因为李乐水和李乐土知道自己连乡试的科试都过不了,很难保密不被韦家庄的人知道。

自己在自己下辖的区域可是最高信仰,神祇一般的存在啊,要是连乡试科试都不过的话,是不是会影响自己的威信?

韦宝暗忖,不行,要是科试不过,一定要让李乐水和李乐土把嘴巴把牢,不能说出去。

但是瞒得住一时,还能瞒得住一世吗?

“怎么了?刚才见你不是挺开心的吗?怎么现在好像有点不高兴了?是不是喝多了?”吴雪霞问道。

回去的时候,韦宝与吴雪霞同坐一部车,因为韦宝觉得在来的时候是与王秋雅坐一部车,冷落了吴雪霞。而且,他来的时候已经放松过了,现在对王秋雅的需求也降低了。

韦宝摆了摆手:“没事。”

“呵呵,我知道,你是在担心科考,刚才你义兄一家人都给你鼓劲,这让你压力很大。”吴雪霞温柔的笑笑,一副看透了韦宝的模样。

韦宝一汗,暗忖吴雪霞真的是极聪明的女孩,可能比范晓琳更加与自己心灵相通。不过,太聪明也不太好,感觉自己在吴雪霞面前一点秘密也没有,什么都瞒不过她的眼睛,她好像总是能看见自己心里的想法一样。

“不担心是假的,在乎就会担心,我自然也希望能通过科试,再通过乡试,顺利拿到举人的功名。”韦宝笑道。

“遇事放宽心这方面,你真的要学学我二哥,我二哥真的是一个什么都能看得开的人。”吴雪霞笑道:“不过,他没有你这么上进,这点千万别跟他一样。好了,不和你说了,你睡一会吧,等会到了我再叫你。”

韦宝的眼睛也有点睁不开了,在李成楝家里还挺精神的,上了马车,摇摇晃晃的,好催眠。

韦宝嗯了一声,抱着胳膊,靠在车厢壁上,没几秒钟便睡着了,身子一歪,有要倾斜的样子。

吴雪霞轻轻地喂了一声,韦宝没有反应。

吴雪霞急忙拉着韦宝,生怕他倒下去,等下再掉地上去,将韦宝拉着,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韦宝一下子靠过来,整个人一下子倒在了吴雪霞的怀中,吴雪霞轻轻地嗯了一声,急忙将韦宝抱住,像是女人抱孩子一般将韦宝抱在了怀中,要不然韦宝非掉地上去不可。

可是这么一抱,顿时让吴雪霞羞臊无比,因为韦宝的脸正紧紧的贴着她的胸。

吴雪霞的胸又大又软,还香气扑鼻,睡梦中的韦宝觉得舒服,居然用脸蹭了蹭。

“嗯。”吴雪霞又是一声轻吟,从来没有试过这种刺激的事情,只觉得从胸部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让人浑身燥热不安,可是又不能松手。

吴雪霞低头看了眼闭着眼睛,睡相憨憨的韦宝,嘴角抹过一弯弧线,在韦宝的脑门上轻轻地点了点,暗忖,你就这时候老实了。

吴雪霞又看见手上戴着的金光闪闪,金灿灿的一串连环的大金镯子,想起李成楝夫妻将自己看成是韦宝的妻子,心中暖洋洋的,不由的将韦宝抱的紧了一点,第一回真切的体会到与一个人心贴心的感觉,觉得好充实,好满足。

一个人若能令你安心,定能教你温柔。

总会遇到一个恰如其分的人,不用刻意迁就可以任性撒娇,并且默契相爱,每天只想着他在不在,而不是想他到底还爱不爱。

从来没这样喜欢一个人,就是想到韦宝就会笑的那种。

一辈子多长不知道,缘份有多少没人知晓,这条路有多远并不重要,只要心依靠,再远也不觉得路遥。

想陪着韦宝过属于我们的简单生活。

多么希望岁月能够温柔,你始终依旧,多么希望在那时光的尽头,与你并肩执手,流年轻转,伊人红妆,在那最美的梦里,一句:余生,请多指教。

心的空间有时候很大,可以装得下整个世界,可有时候却很小很小,只能够住得下一个人。

爱情也像海一样深沉,给你的越多,自己就越丰富,因为两者都是没有穷尽的。

爱你就像呼吸一样的自然,不眠不息,温温柔柔,所以我会永远爱你。

只要是强求的,不管什么都没用。只要是心甘情愿的,不管如何都能接受。

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间到书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吴雪霞一边用手帕帮韦宝擦脸上的汗,一边想着各种各样的心思,不一而足,每件心事都甜的腻歪。

韦宝回到住处,已经没有知觉了,是林文彪让几名统计署的特工合力将韦宝抬进去的。

这时候已经是半下午,吴三辅已经起来了,并且刚刚吃过午饭,看见这幅情形,好不高兴:“哟?这是上哪儿喝的?怎么喝成这样?”

不过,吴三辅转眼便不高兴了,“雪霞,你们上哪儿去玩?为什么不叫我?”

“怎么叫你?我们上午走的,你还睡的跟死猪一样哩。”吴雪霞白了吴三辅一眼。

“上午走也可以叫我啊,下回再去哪儿玩,必须叫我!”吴三辅坚持道:“与读书有关的事儿不叫我没事,与玩有关的事情,若是不叫我,我下回非生气不可!”

“你生气生气好了,反正你哪天不生气?气也气不过半柱香功夫。”吴雪霞笑道:“我们去的是韦宝的义兄家。”

吴三辅点头,忽然看见吴雪霞手腕上两排金光灿灿的大金镯子,眼睛一亮:“这是谁啊?出手这么大方,这怕是要一两千两纹银吧?韦宝送给你的?”

“关你什么事情啊?”吴雪霞白了吴三辅一眼,喜滋滋的娇嗔道。

“哎。女大不中留哟。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吴三辅摇头晃脑道:“你就陪着韦宝瞎晃荡吧,把大好的光阴都晃没了吧!”

这句话出自诸葛孔明的诫子书,意思是如果年华与岁月虚度,志愿时日消磨,最终就会像枯枝落叶般一天天衰老下去。这样的人不会为社会所用而有益于社会,只有悲伤地困守在自己的穷家破舍里,到那时再悔也来不及了。是劝人珍惜光阴,读书上进的家训。

吴雪霞听闻不由一汗,“嗯,我二哥多珍惜光阴啊?我看你有多上进吧?你现在去看书,一直看到晚饭时间,不准动。”

“谁说我要去看书了?嗯,我是要看书,不过在家里看不下去,我得出去走走,找个鸟语花香的地方看书。”吴三辅微微一笑,踱着步子往外走,吃饱喝足,饱暖思……

有人看书连书都不拿的吗?吴雪霞也懒得理会吴三辅出去干什么,反正吴三辅除了逛青楼,也没啥去处,吴雪霞知道自己也管不动二哥,索性不浪费气力,而是去照顾韦宝。

王秋雅正在帮韦宝更衣。

吴雪霞本来想说自己来,但粉脸一红,暗忖自己又不是韦宝什么人,自己怎么来?而且自己从来没有给男人换过衣服,自己有没有这种能力,也很是怀疑,才没有出声。

王秋雅不但帮韦宝换衣服,还帮韦宝将全身都抹过了一遍,这下韦宝干净了,清爽了,睡的更加香甜,本来秋天便很好睡觉。

吴雪霞本来有点妒忌,但是想想王秋雅只不过是韦宝丫鬟的身份,自己跟个丫鬟吃什么醋啊?恁的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所以在王秋雅忙完的时候,吴雪霞道:“谢谢你了啊。”

“小姐不必这么说,我是我们公子的贴身丫鬟,这都是我分内当做的事儿。”王秋雅急忙道。心里却暗忖,你真的将自己当成什么人了啊?当成了小宝的妻子了吗?居然还对我道谢?真是的。

韦宝这一觉直睡到了后半夜才醒过来,酒醒之后口渴,喝水,然后吃些东西。

想看看书,却怎么样也无法集中注意力,有些烦躁。

越是想发奋拼搏,想努力的时候,却有劲使不上,这种感觉是如此熟悉。

韦宝知道,主要是因为时间已经不够,离科试还有两天功夫了,这个时候了,就是从现在开始,一直不吃不喝不睡觉,直到科试的时候,又能看多少书?

平时不努力,临时抱佛脚这种事,半点用处也没有。

韦宝上一世就经历过这样的时间段。

因为初中的课程比较少,在初三上半个学期的时候,韦宝的学习还很差,在班里排倒数,但是最后半个学期冲刺了一下,考上了高中。

所以到了高中,韦宝又想如法炮制,可是到了高三最后一个学期,想冲刺的时候,却发现书山书海,已经力所不及了。

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绝望啊?蹉跎着岁月又蹉跎了自我。

这一世,虽然不会像上次那般绝望,因为他已经算是很有钱了!不必再为前途困扰。

但是那种绝望的感觉依然很清晰。

在床上闭目养神的韦宝想了很多,半睡半醒的平复心境。

到了清晨四点多的时候再次起床,静坐了一会,然后练了一趟拳,然后早早的吃过饭。

“我这两日要闭关!以后饭菜端我屋里来。吃喝拉撒睡,我都在屋里了!直到科试开考。”韦宝对林文彪和王秋雅吩咐道:“我这两天要静静心,好好看看书!”

两个人同声答应。

这是韦宝这一世历练的心境高出上一世的地方,虽然明知道两天时间没啥用处,已经于事无补。

可韦宝并不是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也并不迷茫,在来京城之前,他便已经知道这次参考,想考过的机会是微乎其微的!但既然来了,至少得把样子做出来,否则不必来!

早上起来吃饭的吴雪霞不见韦宝,便问王秋雅。

王秋雅将公子要闭关两日的事情说了。

吴雪霞噗嗤一笑:“有这种必要吗?不过也行。”吴雪霞并没有将这当回事。

此后的一天多,韦宝真的足不出户,偶尔还会从屋里面传来一些朗读的声音,声音不大,但韵律十足,还很有感情。

吴三辅则一直再没有出现过,吴雪霞开始着急起来,想去找韦宝,统计署的人又不让。

总裁说了闭关就是真的要闭关的,除非是天地会内部出了重大问题,否则吴大小姐再怎么身份尊贵,也不足以到让公子提前出关的地步。

吴雪霞发了一通脾气,甚至威胁要搬走,也没有被迁就。

越是和韦宝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吴雪霞越是发现韦宝底下与所有的世家大户都不相同!韦宝手下人甚至比官府更加官府,等级非常森严,行事非常谨慎,有章法!

所以,吴雪霞知道自己怎么发脾气都是没用的,也就没有再继续。

幸好在考前一天的傍晚,吴三辅出现了。

“哥,你两天上哪里去了啊?不知道别人会着急吗?”吴雪霞一听闻她哥回来了,急忙跑出去发火。

吴三辅却呵呵一笑:“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我是要去与我们山海书院的同窗们会合啊!明日便要考科试了,咱们辽西来顺天府赶考的学子,该来的都来了,我觉得小宝很应该聊表地主之谊,请大家吃一顿好的才是。”

“你自己请就是了,为什么要韦宝请客?韦宝正在闭关,不到考试不出来。”吴雪霞道。

“闭关?”吴三辅一脸懵逼:“他以为他是修道的道士呢?还闭关?这里是京城哎,都是他的生意,他自然算半个地主啰,自然该是韦宝请客才是嘛。”

“他的生意到处都是,那你们岂不是到任何一个地方,看到有天地商号,都要韦宝请客?”吴雪霞揶揄道。

“也可以啊,就看韦宝大不大方啰。要是我有韦宝那么大的生意,我肯定走哪儿都请客的。”吴三辅道:“不和你说了,我去找他!”

吴雪霞笑呵呵的抱着胳膊,并没有阻止,自己找了韦宝两天都不行,等着看吴三辅碰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