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笔趣搜 > 抗战之英雄血 > 第三二一章 他们是白狗子
根据早前设定的作战计划,伏击军列的战斗将由孙兴华指挥的鲁南游击支队率先打响,而后由胡彪指挥的枣庄支队,伏击尾随其后的第二趟军列。

可谁也没料到,两趟军列行进的间隔如此之短。第一趟军列尚未抵达脱轨区,第二趟军列就快要离开爆破区。以至等候多时的游击支队,也觉得非常吃惊。

虽说知道战场情况瞬息万变,可真看到情况发生变化,负责指挥的林定远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没底。正当他期待火车赶紧脱轨时,胡彪这边却率先启爆埋在铁路的炸药。

同一时间,负责窃听电话的侦察兵,二话不说剪掉碉堡这边的电话线。这边爆炸一响,驻守碉堡的小鬼子,势必第一时间向城内求援。剪断电话,让其无法报信。

即使发生在铁路线上的爆炸,很难瞒过城内的守备部队。可没有碉堡守军提供详细情报,驻守在城内的日军,依旧无法知晓铁路这边的具体情况。

听到身后传来的巨大爆炸声,开在前面的小鬼子军列,负责押车的小鬼子也是心中一紧。就在火车司机回头张望,又赶紧踩下刹车时,火车头刚好进入脱轨区域。

原本听到动静,拉开车厢门准备察看情况,负责押运军列的小鬼子,顿时感觉他们的火车,似乎被爆炸给影响到一般,火车头瞬间失去了控制。

强大的惯性,让脱轨的火车头,顺着拐弯处的土坡,不断的往前滑,直到火车头撞到地上,后面依旧往前滑行的车厢,瞬间挤在一起开始翻滚倾覆。

原本安放在车厢上的小鬼子机枪手,在看到身后传来的爆炸,刚好抬头张望。结果很悲剧的发现,他们似乎失去对身体的控制,直接从车厢的机枪阵地跌落下来。

之前担心火车没到脱轨区便停下的林定远,一看火车真的冲出铁轨,甚至发生了翻滚跟倾覆,瞬间一脸欣喜的道:“同志们,冲啊!”

潜伏的位置,距离火车脱轨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这样做,也是确保火车脱轨时,不会威胁到潜伏部队的安全。现在火车已经脱轨,那他们还等什么呢!

趴在林定远身边的机枪手,连同田铁柱带来的四名作战队员,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即使脱轨区域,已经撞起不小的灰尘,可依旧无法阻挡八路军战士突击的脚步。

冲到脱轨的火车边,已经能听到车厢内不时惨叫的小鬼子声音。看到运兵的车厢,竟然翻了个底朝天,车厢出口这一面,竟然已经朝天,田铁柱也觉得满心欢喜。

立刻道:“兄弟们,准备手榴弹!顺着那道门,把手榴弹扔进去!子弹都省了!”

说着话的田铁柱,率先从身上扣下一枚手雷,拉掉保险栓敲击,而后将其顺着仰天的车厢门扔了进去。跟在他身边的四名作战队员,速度也不比田铁柱慢。

五枚倭瓜雷,顺着仰天的车厢门扔进车厢内。没一会,车厢内便传来五声爆炸,还有更加惨烈的惨叫声。听着这些惨叫声,田铁柱却觉得极其痛快。

其余配合作战的八路军机枪手,则开始寻找车厢外面的小鬼子。看到有小鬼子出现,立刻扣动扳机将其射杀。至于抓俘虏,先前有过交待,可以装作没看见。

有些被甩下车厢的小鬼子机枪手,本身就被摔的晕头转向,没等他们从地上爬起求救,就看到冲过来的八路军战士,举枪吼道:“举起手来!八路军优待俘虏!”

结果令八路军战士意外的是,解决完一个车厢小鬼子的田铁柱,二话不说抬起冲锋枪就扫了过去。哒哒哒的枪声响起,这名看上去摔不轻却活着的小鬼子很快被打死。

看到这一幕,想抓俘虏的八路军战士很气愤的道:“同志,你怎么能这样?”

“先前我怎么跟你们支队长说的?这一战,我们不要俘虏,你们也一样!要是我不开枪,等下死的不光是你,那怕你身边的战士都会受伤。自己看看,那鬼子手里握着什么?”

被指责的田铁柱,口气也显得非常不爽。等看到打死的小鬼子手心,还握着一枚手雷时,这名指责的八路军战士也有些脸红,其它的战士也觉得满脸不好意思。

正在组织围剿小鬼子押运部队的林定远,看到这边起冲突也赶紧过来,了解情况后也很不好意思的道:“田少尉,非常抱歉!我们的战士误会你了!”

“行了!要不是队长亲自命令,我才不想配合你们作战呢!现在火车已经脱轨,剩下的事你们自行解决。你们要想抓活的俘虏,那你们就尽管去抓,到时别后悔就行!”

抛下这么一句话,田铁柱朝身边的四名作战队员挥手道:“兄弟们,走!支援队长他们!”

望着二话不说掉头就走的田铁柱等人,很快有八路军战士道:“这些人脾气怎么这么大?我们不是已经道过歉了,干嘛还抓着问题不放呢!”

“屁话!早前出来的时候,我跟支队长怎么跟你们强调的?他们是友军,人家是真心实意帮咱们的。要没他们帮忙,你们能搞定这趟火车跟小鬼子吗?

看看你们手里的武器,还有这军列上的东西,那都是人家送的。还有你们几个,都忘了?要不是田少尉出手,你们现在已经牺牲了。真觉得,人家欠你们的?”

跟着林定远过来的八路军老兵,大多都知道林定远书生气比较重,平时说话做事都很沉稳。而这一次,是他担任参谋长以来,首次训斥手下的战士。

事实上,来枣庄的时候,林定远就提出过需要整训。新组建的游击支队,大多战士都是从各游击队挑选出来的精兵。既然是精兵,那自然有一定的脾气。

在游击队,他们是队伍中的侥侥者。到了支队成为正规军,他们依旧没转变观念,身上的优越感依旧很重。虽然知道胡彪等人是友军,可他们依旧觉得胡彪不值得信任。

原因很简单,那怕八路军跟国军携手抗战,可私下两军的摩擦跟提防心都很重。在这些游击队员看来,胡彪等人给他们送礼,要么居心不良,要么就是畏惧他们。

现在让林定远训斥,很快有战士道:“参谋长,他们是白狗子,为什么要跟他们合作?”

对于战士的反驳,林定远沉默了一会道:“没错!他们是国军,可消灭的小鬼子,比你们每个人都多。我们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什么?难道你们都忘了吗?

他们的身份,我跟支队长知道,总部首长们都知道。如果他们真的不可信,那总部首长为何还要派我们过来呢?你们是不是觉得,你们比总部首长还厉害还聪明?笔趣搜≌≌wwW.biqUso.cOm

不错,你们都是从各游击队选拔出来的精兵强将,可你们知道他们打过什么仗吗?光小鬼子师团长,就有两个死在他们手里。小鬼子的师团长是中将,知道吗?

要是你们觉得自己行,那下次你们就表现给我看,让我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行?等那一天,你们能干掉小鬼子的将军,你们再来跟我们耍脾气!”

抛下这么一句话,林定远也没理会这些依旧不服气的战士。可他心里知道,游击支队的整训工作必须尽快展开。战士们骄傲自大的心态,在林定远看来是极其危险的!

如果小鬼子真如这些战士想象的那样容易解决,那么主力部队的抗战,就不会打的这么艰难了。先前的战斗,其实已经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了。

那怕田铁柱只带了四个作战队员,可他们五个人便解决了一个车厢的小鬼子。虽说那个车厢的小鬼子,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可作战速度跟作战素养,他带来的老兵都比不了!

关于林定远这边的情况,胡彪并未过多关注。当火车被拦腰炸断,而后又重重的砸下来断成两截,潜伏在附近的突击队员,迅速朝催毁的列车冲了过去。

“小鬼子一个不留,迅速检查车厢中的物资。老钱,准备组织部队,开始往山里转移物资。战斗的事,你暂时不用理会,有需要我会再通知你!”

“是,支队长!”

带着手下的战斗连队跟预备队,开始进入被炸成两截的铁路上。早前被解救的青壮,经过半个多月的军事训练,看上去也有了一些兵的样子。

等他们跑到铁路线上,看到战斗现场留下的血腥尸体,很多青壮新兵都忍不住呕吐起来。旁边的战俘老兵却笑着道:“吐吧!多吐几次,你们就会习惯的!”

类似这样的战斗场面,这些战俘老兵都经历过,并未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在钱仲的命令下,清理尸体的事情,都交由战斗连队的人负责,新兵则负责搬运物资。

于此同时,冒充巡逻队的两支突击小队,在爆炸响起的时候,也朝着各自碉堡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道:“小队长,出事了!小队长,出事了!”

听着巡逻队战士的喊话,驻守在碉堡内的小鬼子,也被先前爆炸一幕所震惊。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们一直巡逻的铁路,怎么会好端端被炸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