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笔趣搜 > 羽化浮 > 第503章 放火逼人
孙灵明跟着陆豪在牛首山上休息了两天,在那大寨主方海东的安排下,二寨主高飞和三寨主陆豪带了三十个喽啰,由孙灵明带路朝着那馍头山王家大院进发。笔趣搜÷÷www.biquso.com

为了避免惊动路人和官府,众人全都化装成商贩的模样,走在后面的几个喽啰赶着三辆马车,上面装满了大桶的火油和菜油。

二寨主高飞根据孙灵明对路程的估计,特地在中途休息了一晚,在第二天的一大早赶到了这王家大院门前。

此时这王家大院的大门紧闭,孙灵明望着这座宅院仍是有些惊魂不定,不敢冒然进入。那二寨主高飞说道,

“孙兄弟不用惊慌,现在可是白天,就算有鬼我们也不怕,走!”

高飞当即命令几个喽啰将那大门推开,然后带着众人和马车走了进去。陆豪见孙灵明还在发愣,上前推了一把说道,

“孙师哥,走了,这么多人还有什么可害怕的。”

孙灵明被陆豪拉着有些不太情愿地再次走进了这王家大院。这时高飞继续对众喽啰吩咐道,

“你们三十人分成三组,把这王家大院前前后后都转一转,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立即汇报。”

众喽啰得令而去,孙灵明在这前院转了两圈,指着那院墙的角落对陆豪和高飞说道,

“前几天的晚上我就是在这里被那鬼魂死死缠住的,差点没逃出去,连我骑的马都被那鬼魂绊倒了,当时就倒在这里。”

孙灵明对二人描述着当时的情景,这时三个小组的头目都跑过来禀告道,

“二寨主,这王家大院里里外外我们都搜遍了,没发现什么异常。”

孙灵明紧跟着问道,

“可曾发现马匹?”

“马匹到是没有发现,不过在后院的花园里倒是发现了一些骨头和皮毛,看着倒像是马匹的。”

“哈哈,孙兄弟,这回你该清楚了吧,看来定是有人藏在这王家大院里,饿得连你的马都剥皮吃掉了,哼,看我怎么逼他出来!

你们三个听好了,速速将车上装的火油和菜油卸下来,然后每间屋子里都泼洒上一些,窗户和门上都要洒。然后再将火把点燃,站在一旁等我的号令!”

“是!”

三个小头目依言而办,时间不长,这王家大院里的每一间屋子都洒满了火油和菜油。高飞从一名喽啰手里接过火把对孙灵明说道,

“孙兄弟,陆豪,跟我走,我们一起看看到底是什么高人隐藏在这王家大院里。”

那高飞带领二人来到前院的房屋前,冲着屋内高声喊道,

“什么人隐藏在此,还不快快现身,否则让你葬身火海之中!”

喊了两遍无人应答,高飞直接将手中的火把扔进了屋中,大火瞬间燃烧了起来,迅速吞噬着这一排房屋。

“走,我们再到第二进院子里转转。”

三人是一路走一路烧,转眼间前六进的屋子全都燃起了熊熊烈火。当众人齐聚在最后一进院子里时,高飞笑着再次冲着屋中喊道,

“高人,快出来吧,前六进院子的房屋都被我烧毁了,相信你也闻到火油的味道了,你若还不肯出来,只怕真的要葬身火海了!”

高飞说完顿了一顿,屋里仍然没有人答话,高飞冷笑一声,对众喽啰下令道,

“所有火把全都扔进去,我倒想看看究竟有没有人躲藏在里面。”

整间屋子再次剧烈地燃烧起来,正在此时,那屋中突然传来一阵响动,紧跟着屋顶上的瓦片四处翻飞,一人从屋内直接冲破屋顶跳了出来,随后落在屋脊之上俯视着院子里的众人。

二寨主高飞仔细地看了看站在屋顶上的这个人,居然是个和尚。这个和尚身着破旧的白色僧服,面色白皙,看起来不到三十的年纪,有一只眼睛还蒙着眼罩。

高飞向上喊道,

“喂,你是哪里来的野和尚,就是你在这王家大院里装神弄鬼吗?”

“阿弥陀佛,小僧整日在此处闭关修炼,从不出去打扰世人,你们为何要将我容身之处全部烧毁,简直是欺人太甚,你们这些人今日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此地!”

“哼,好一个秃驴,好大的口气。果然是你在此装神弄鬼,孙兄弟,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孙灵明这时也明白了过来,可还是想不通那天晚上自己被耍的如此狼狈为何却丝毫看不到这个和尚的真身。

那站在房顶上的和尚踩着瓦片快走两步来到屋檐之上,然后纵身向前一跃,整个人在空中飘飘悠悠十分缓慢地从空中落了下来。

凭着此招就把众喽啰吓了一跳,众人随即散开退后数步。孙灵明看到此等武功却有些恍然大悟,原来他发现这和尚在缓慢下落的过程中,其脚下一直有气流在不停地闪动,应该是这股气流托着他才能让其缓慢落到地面的。

“难道那天晚上这和尚就是用这些气流来戏耍我将我吓个半死的吗?”

和尚落地之后看了看围在周边的喽啰,说道,

“你们这些废物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哼,对付你们这些人,小僧连半柱香的时间也不用!”

那二寨主一脸不屑地看着这个和尚,刚要说话,只听那陆豪突然叫道,

“是你?你,你是无念?!”

这白衣和尚闻听到有人叫出自己的名字,顿时一脸惊讶,立刻转身朝陆豪望去,二人对视的一瞬间,无念和尚也认出了陆豪,脸上的表情是由惊转怒,又由怒转喜,

“陆豪?是你?哈哈,太好了,看来老天对我无念着实不薄,找了你好久居然在此处遇到了你,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子,我今天我定要将你撕成八块,以报我当日挖眼之仇!”

陆豪却笑着说道,

“哼,死秃驴,真是冤家路窄啊,当初那司徒空饶你一条性命,没想到你还不老实,又出来惹是生非。你如今怎么混成了这副模样?不在寺庙里呆着反而跑到这王家大院里装神弄鬼,是不是被寺院里的方丈赶出来了?难道你私下里逛青楼的事情被那老方丈知道了吗?”

“哈哈哈哈…”

旁边的众喽啰听到陆豪在拿这和尚开心都跟着大笑起来。可无念却没有像前几次那样一被陆豪取笑就立即恼羞成怒,而是仍然不动声色地说道,

“陆豪,前几次让你跑掉不是因为你诡计多端便是因为有高人在旁相助,这次你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我这“五龙般若功”断断续续地修炼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也该施展一下了。陆豪,你受死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