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笔趣搜 > 大明略 > 第629章 在家千日好(下)
次日、林府。

师兄林宗武从漠北归来后,再次得以朝廷嘉奖,虽然目前品阶未变,但更进一步势在必得。

“他现在做这个京卫指挥使司的四品指挥佥事时间不长,听说等过些日子要做指挥同知,那可是从三品呢……”。

见到仲逸后,林姚姚便向仲逸说起了林宗武的‘前程’,也算是向他报个喜。

林姚姚的叔父林啸义,当年做山东济南卫司指挥使时,也就是三品衔,她对这个职务印象格外深。

仲逸连连点头:看样子,皇帝朱载垕是有意将师兄作为——京卫指挥使司指挥使来安排的。

虽为三品,这个指挥使的分量可远比其他的三品重要多了。

这或许也是师兄最大的心愿所在。

不过,如今他还只是个四品的指挥佥事,到指挥同知再到指挥使,中间还是有些距离,其中难免耗费心智,但愿他能沉得住。

幸好有阿嫂林姚姚:善解人意、举止得体,有林啸义的耐心教导,她更能做到处事不惊,难得一个会读书写字的大方女子。

“阿嫂,这是一些布匹,还有稀罕物件,给你和小侄子的”。笔趣◆搜◆www.bIquso.com

仲逸正说着,不由的四下张望,找寻着师兄的‘大公子’、一岁多的小侄子。

林姚姚笑道:“姝儿经常过来帮忙照看小看,现在两个人熟的不得了,正在后院晒太阳呢”。

末了,她打趣道:“是想看小侄子呢?还是想早点见到姝儿?”。

仲逸尬笑:“离京快半年了,小家伙长高了吧?……”。

今日天气不错、天朗气清,后院十分安静,一张小摇椅,仲姝正给小宝哼着小曲,小家伙听的很入迷,就快要睡着了。

“师姐……”。

仲逸感觉一阵心跳,多年的习惯,关键时刻还是改不过来。

“你洗手了吗?就摸?”。

见仲逸的手就要放到小宝额头,仲姝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吓得仲逸急忙收起才落下的手,下意识再落到自己头上。

林姚姚上前一步:“早就洗过啦,逸儿可是翰林院的侍读学士,十足的文官,不像你师兄,整天舞枪弄棒的……”。

林姚姚娘家人远在山东济南府,林宗武大多时间都在衙门,帮忙照顾小宝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仲姝身上。

为此,她乐此不彼,好在师兄家各种书册多。

“今日天气不错,我好好做几道好菜,你师兄早就向衙门说好了,很快就能回来啦”。

林姚姚向仲姝递个眼色,之后便缓缓向厨房走去。

后院风景不错,小宝正在闭目养神,似乎对眼前这位大明翰林院侍读学士的叔父并不在意。

“这小子有出息,只是不要像师兄的脾气就好”。

见了自己的夫人,仲逸反倒觉得有些不自在。

搬把椅子,默默的坐到了仲姝身边。

“翰林院,去过了?”。

“嗯,去过了”。

‘面圣呢?漠北、辽东之行,皇帝还满意吗?’。

“还算满意”。

“筠儿妹妹、洛儿妹妹都见过了?”。

“见过了,筠儿回了袁府,洛儿要到穆一虹那里帮忙”。

‘嗯……’。

仲逸上前轻轻拉住仲姝的手,微微说了一句:“师姐在,我省心多了”。

仲姝笑道:‘对你来说,这……很难吗?’。

从辽东归来,仲逸似乎感觉要与京城有些脱节了,先是穆一虹的一番对话,差点让他无话可说,后来樊文予说的那件事也苦于无处下手,这一点都不像他之前的风格。

“有师姐在,什么都不难……”,仲逸终于能懒懒躺了下来,两眼望着大大的太阳,似乎一点都不刺眼。

“漠北、辽东之事,并非一日可成,而你当初意外到那个世界,似乎离我们还很远”。

仲逸轻轻抚额道:“今日来师兄这里,阿嫂和小宝才最关键,别的……就不说了吧?”。

仲逸反问一句:“我倒是可以做到,可等师兄回来,怕是又免不了说起,眼下朝廷因为盐务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在京卫指挥使司,师兄岂能不知?”。

仲姝点了一句:“此刻,师兄不还没回府吗?起码要到傍晚了吧?”。

仲逸坐起身来,重重点点头:“对,现在就只有我们二人,还有……小宝”。

呵呵,仲姝摇头道:“你放心,不到一个时辰,小宝保证给你一个惊喜……”。

看看一旁叠放整齐的尿布,二人不约而同笑了。

有师姐在,整个天空都是亮的……

果真是师兄弟,林宗武回府后第一句问的就是:“听说你面圣过,朝廷整顿盐务之事,万岁怎么说?”。

一张圆桌前,林姚姚备了满满一桌酒菜,都说武将离不开酒肉,但除了酱肉和烧鹅外,大多还是素菜,顶多半荤半素。

这是他们一起吃饭的‘惯例’:主要考虑道仲姝和林姚姚。

小宝还是比较配合,饭后自己主动提前进入梦乡,管他四品指挥佥事的爹,还是从五品侍读学士的叔父,目前对他都没有什么吸引力。

“方才我们都说过了:吃饭时不谈朝事,饭后你们随意”。

林姚姚向林宗武说道:“逸儿与姝儿近半年未见,你们师兄弟二人也不能只想着喝酒,尤其逸儿……”。

林宗武接过碗筷,大笑道:“既然这样,我用完饭就回衙门啦”。

说笑间,四人各自落座,这里没有女子不上桌的习惯,非但如此,仲姝还可以些许来点美酒……

总共三日在家的时间,明日便要去袁府、见过袁若筠的兄长袁若晗,那将是另外一个场面。

袁若晗也是翰林出身,从翰林院庶吉士到吏部主事,再到后来的吏部郎中。

入仕以来,有袁炜的教诲,袁若晗自然不会差到那里。他比袁若筠年长,按照惯例,应该会有所升迁。

此次盐务之事,牵扯到多人,除被查处之人外,更多人将目光盯在这些人空出来的位置:都转运盐使司的都转运使、盐课提举司的提举、甚至于巡盐御史……

身在吏部,这或许也是袁若晗他们当前最当紧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