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笔趣搜 > 我的僵尸女友 > 第五百九十九章 尴尬
第五百九十九章尴尬

夜晚将临,胡杏儿便带着小鬼出门了,她打算今夜就送女鬼入六道轮回。而陈曦与琴音两人,也很识趣的跟了出去,将这里的空间让给了李双与娄夜雨。

凉台上,娄夜雨看着夜晚的星空,有多久没有看这样的星空了。这段日子以来,他几乎每天都陷入醉生梦死,企图以白酒的烈性来麻痹自己的神经,可是,真的能忘掉所有吗?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每当他清醒的时候,撕心裂肺的痛苦便紧随其来,甚至令他无法呼吸…

缓缓抽了口烟,任由烟雾飘散在时空中,娄夜雨的眸子,出现了短暂的迷茫。他响起了曾经?还是想起了那个她?还是想起了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或许,都有吧。

静静的站在娄夜雨身旁,李双微抱双肩,清风吹来,吹乱了她的垂发三千。好久,她才轻轻的道:“就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吗?”

从胡杏儿来到以后,李双便对娄夜雨有了更多的了解,同样胡杏儿的话,也让李双多了一些认知。那种认知,开阔了她的视野,让她知道,在凡人不知道的地方,还存在着一种世界,那种世界叫做修仙界。

而身旁的这个大男孩儿,就是那个世界里曾经的神,确切的说,是超神的存在,称之为祖。

原来,她只以为那关于祖的传说,不过是男孩儿醉酒后的梦话,可谁曾想到,那竟然是一场真实的梦境,只是自己所见有限,没办法了解那个神秘的世界。

其实,她有点喜欢上他了。其实,她还对彼此抱着无数幻想。只可惜当得知他的一切后,她有点自卑,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将手中烟蒂弹出,娄夜雨淡淡起身,将外挂脱下,为李双缓缓披了上去,“天冷,别着凉了。”

瞬间,李双的鼻子有点酸,因为娄夜雨第一次,对她表现出了超出寻常的关心。

仿佛在这一刻中,她的心被融化了!

再度点燃了一根烟,娄夜雨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我的从前,不过不管我曾经是谁,做了什么事,但是从现在开始,我只是你的房客,只是每天都需要你关心的大男孩儿。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我天天买醉,你天天给我送饭。”

虽然这个解释有些模棱两可,但是李双还是点了点头道:“好。”

或许,她并不是想要娄夜雨的解释,她只是想要知道,后者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她。

毕竟李双属于大龄青年了,找到一个有安全感的人并不容易,而身旁的这个大男孩儿,却给了她无可取代的安全感。虽然他每天都醉醺醺的,但是李双知道,那并不是他的表面。

这个大男孩儿,骨子里有一种气魄,那是属于男人的血性。例如他帮助那位女鬼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霸气,那根本就是一种自带的气场,绝无可能模仿。

而她,则开始在这样的气场中被感染,逐渐痴迷,越陷越深…

转过身来,娄夜雨缓缓道:“我听琴音说,在我睡着的时候,你曾偷偷亲过我,有过吗?”

李双的脸红了,只是剩下两人的时候,李双放下了那份矜持,她点了点头,“嗯。”

娄夜雨道:“那以后亲我的时候,不用偷偷摸摸的,我想那种感觉会更好。”

李双道:“好,我尽力。”

有点戏剧性的对话,却带着无限浪漫。娄夜雨的作风霸气大胆,李双的情怀温软如猫,更多时候,喜欢偷偷的痴迷,偷偷的欣赏,然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原本不应该相遇,却在阴差阳错之下,建立了一段巧妙的缘。

看,那四张嘴唇,正在月光的照射下,慢慢的对合到一起…

“卡。”

就在这关键时候,门开了,门外站着的三个人,同一时间目瞪口呆。

她们到底看到了什么?原来两个人在亲嘴。这种场面,有点尴尬啊!

“我啥也没看见,啥也没看见,咦,灯怎么灭了。”琴音在睁着眼睛说胡话。

可李双的一张脸,早已红的如同晚霞,挣脱了娄夜雨的怀抱,便是跑向了厨房,“内个…我想你们一定是饿了,我去弄饭。”

待李双走后,最欠的琴音连忙朝娄夜雨挤了挤眼睛,“这么快就把老板娘拿下了?”

“滚蛋。”

没好气的白了琴音一眼,娄夜雨道:“女鬼也没了,明天赶紧回学校。”

对此,琴音不屑的撇了撇嘴道:“切,不就是怕我打扰你们亲嘴吗?还整的神神秘秘的,好像谁不知道似的,哼。”

扮了个很可爱的鬼脸,让娄夜雨有些哭笑不得。现在的小姑娘,真是太开放了。

而一旁的陈曦和胡杏儿,却都是微笑不语。

厨房里的李双,再没人看见的情况下,偷偷笑出了声…

这个善解人意的老板娘,对感情永远不会那么奔放,而是静静的,偷偷的!只是那种感觉,不带一点污染,永远是那么真诚。

随即,娄夜雨将胡杏儿拉倒了凉台上,确定没有人偷听的情况下,才道:“杏儿,最近的修仙界,有什么情况发生吗?我指的是我那些兄弟们。”

娄夜雨现状,虽然过得一塌糊涂,但是他还是会担心那些以往的兄弟姐妹。

“嗯。”

点了点头,胡杏儿道:“听说天帝对你下达了红色格杀令,煽动整个修仙界都在找你,令上注明,你已经失去了修为,谁要是杀了你,就能免费加入天门,并授予天阶功法一部。”

对于这个消息,娄夜雨并为有多少意外,只是笑了笑道:“没想到我成了一个废人,人头还这么值钱啊。”

胡杏儿笑说道:“那是天帝怕了你啊,连续的两次大闹,你都快把天门精英杀绝了,天帝不怕才怪。不过虽然天帝下达了这样的格杀令,也却是吸引了一批不要命的修仙者,但是大多数的修仙者还是很理智的,并为打你的主意,而是选择了静观其变。”

“这一切,皆是因为你的师姐,因为你师姐也放出话来,说无论是谁敢动你一分一毫,她就会再度启动算天罗盘,即便天帝那个老家伙也不惯着。”

“说来也怪,天帝虽然对你产生了必杀之意,但对你师姐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听传闻说,你师姐非常的厉害,天帝不敢和她硬拼,是因为你师姐身后好像有一个神秘强者,就是那个神秘强者,连天帝都不敢轻易招惹,所以五行道虽然元气大伤,但依然有着丰富的底蕴。”

“尤其那场大战以后,白芊芊等一众天河战队的成员,全部住进了五行道,仿佛她们在等待一个时机,那个时机一但到来,便会再度杀上天庭。而所有人都知道,那个时机就是你,确切的说,她们都在等着你归来。”

娄夜雨听着,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着,此刻,他能做的,也只是如此。

他能不知道吗?他知道,但是他再也回不去了,因为那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五魂道祖,已经再也回不去从前了,他失去的复仇的本钱。

“杏儿,你是不是也想加入五行道?”娄夜雨问道。

点了点小脑袋,胡杏儿道:“谁不想加入啊,现在的五行道,可是万门之首,谁也不敢招惹的存在,我是一个善修者,当然更想加入啊。”

“夜雨师兄,你不用担心我会出卖你,如果让我在天门与五行道中选一个,我宁愿选择后者,因为虽然我是一个散修,但别忘了,我也是道门一脉的弟子,我们一脉的弟子,不向着道门向着谁?更何况,我认为五行道更适合我,还有夜雨师兄你的风格,佩服死了啊。”

看着胡杏儿那天真的模样,娄夜雨道:“你走吧,去我师姐那里,就说是我让你去的,我会给你写一封信推荐你,只是我希望,你别把我现在的情况告诉她。杏儿,你应该懂得,现在的我,不是露面的时候,如果强行露面,一定会引起天帝震怒,那时候他会不顾一切的围剿五行道,而我现在的样子,根本无法再与天帝抗衡。”

“所以,我不出现,大家就是安全的,最起码我现在的样子,只能选择如此。”

那声音有些黯然,有些悲伤,胡杏儿理解,如果换了自己,或许是一样的选择。

但是他能走吗?这么讲义气的一个人,都能在娄夜雨大开杀戒的时候出头为群雄保命,当然不会做那么没义气的人啊,所以她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便道:“我不走,我要跟着你,最起码等有一天你恢复实力了,推荐我去五行道也不迟。当年我说过的,你的手下留情,这份恩情我会报答的,那么现在这个时候,就刚刚好。”

“夜雨师兄,你不用劝我,我很倔强的,我说了,就一定能做到,虽然我修为低,入不得你的法眼,但现在这种时候,我还是很有用的,最起码能保护你哦,所以你不许赶我走。”

娄夜雨有点无奈,他能说什么呢?其实这种时候,他也需要一个胡杏儿这种修仙者留在身边,最起码能保证自己不被欺负,而且多了个跑腿的小富婆,也不至于饿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