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笔趣搜 > 豪门 > 谢谢你,赠予我欢颜最新章节列表

谢谢你,赠予我欢颜

作  者:末耳

下  载:下载到桌面 收藏本书 下载TXT

最后更新:2018-12-11 04:49

最新章节:托你照顾

李家有女初长成,却生了一颗坏心眼,勾心斗角栽赃陷害,无恶不作。她是人人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肉中刺,偏偏沈家那个不长眼的,将这样一个糟糕到了极点的女人当做心尖肉,放在眼睛里都不觉得痛。她挖空心思,逼婚骗婚,终于嫁入沈家。婚后,大家才发现,这位沈太太,不仅是个谎话信手拈来的大骗子,就连名字,都是假的。
 推荐阅读:谁的青春不迷茫 大圣传 修罗武神 少年医仙 雪鹰领主 万域之王 玄界之门 花豹突击队 破庙有神仙 神魔养殖场 
《谢谢你,赠予我欢颜》最新章节
这是准备将她赶尽杀绝了
试图找个藏身之所
房间的主人睡得很熟
好像,在哪里见过
难道沈先生是那种翻脸不认账的渣
目的是什么
就这么想做我的女人?
密密麻麻的伤疤
还活着,真好
这就是你带回来的女人?
祝福我跟沈沉
没有人会愿意娶一个被沈家抛弃的
我跟你爸,不反对
比不上江凛一根手指
沈先生,娶了我吧
我要娶她
真是个好名字
这婚礼,我不办
我听阿沉的
家庭情况比较复杂
所以你是来向我要钱的?
凭着姿色上位的花瓶
沈家人授意
天生的狐狸精
没钱就给我滚下车去
我不在意被骂,你是知道的
从一个深渊跳入另外一个万劫不复
你这个疯女人
实在不该脏了自己的手
当着我的面,删了
不得不养成的习惯
家里遭贼了
李念
你拿户口本干什么
再打我一巴掌
确实很不一样
把李家的东西留下
从今以后,世上再无李念
嫂子是怎么征服你的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昨天,今天,以后.都谢谢你
沈太太
你的事情完了,那也该轮到我了
就算是当做可怜可怜我
两个月后不过就是一张废纸
她真的有了一个家
请你好好履行一个丈夫应尽的职责
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别碰我,我生气了
我哥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这样的女人
娶这个女人,你会后悔的
我要住在这里
怎么对遂意就这样莽撞
顶多就是个祸水
骗小孩子的话而已
你这该不是要毁尸灭迹吧
确实不像是沈沉会娶的人
你真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女人
她是他的不可言说
李遂意第一次感到怕了
他刚才那样无情,这会儿倒是贴心
昨天的事,都记录下来了吗
我可以失去工作,却不能失去你
新婚快乐
我跟你结婚,要的就是人尽皆知
其实你真的很自恋
股东会议
遇到个神经病
她这么一做,就成了谋朝篡位
我们冉盛,没有走后门的道理
让她进入冉盛学习
是泼出李家的水
你想要我手里的股份吗
连前台的工作人员都能欺负到她的
陌生的女人
沈大哥已经有了很爱的人
马上给我滚出沈家
你们打架了?
沈太太只能是江凛
我娶谁,与你何干
门不当户不对的婚礼
也不知是什么来路不明的女人
只要是那个人,就一定可以做到.
合张影吧,今天最美的新娘
摆脱不了我
少抱些无中生有的幻想
我们的婚礼
她被划入了他的狩猎领域
你认识我?
那就对不住了,我就是这么一个人
新婚之夜,抛下新郎出走
一生致力于活着
我妈妈在那里,没什么好怕的
是在等我回家吗
带着你老婆回门去
看你们叙旧,挺碍眼的
太过不一样的人,总是让人印象深
嫁了个好人家
李家不要的东西
这一巴掌,我记着了
小三撒泼
我陪她回家
请看在我丈夫的面子上,三思而后
亦然,今年是上初中了吧
谁还没个小名呢
二人世界还没有过够
让我住到你房间来
求你
新婚夫妇的房门不是随便敲的
终于,他还是败下阵来
她从来都这么安静
你现在看清我也来得及
她并不怎么适合做朋友
李遂意一来,她哥确实是待她变了
你亏了
她信不过任何人
去迎接我们的新总经理
梁娴格外疼爱的侄女
谁君谁臣
这里姓张,是她李念的地方
这种长相就是最好的障眼法
这是个下马威
看来你是真的不适合在优购工作呢
不相干的人
讨厌这个女人,仅此而已
不是这里
这是来与她为敌的人
我看你对我挺有意见的
你是要跟我过不去
跟这个女人斗,她跃跃欲试
人情都还不清了,又哪里再敢欠债
那就谢谢陈学姐啦
我是做错了,还是做对了
这女人,就是个极品
她永远一副高傲姿态
原本对她有多垂涎,现在就有多鄙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不是没道理的
也只能怪陆先生记忆不好
狐狸精
我们,很配不是吗
开学
在有些事上,却胆怯得不行
沈沉对她越发冷淡了
这么些年来总是对她另眼相待
等江凛回来,一切都会好
没有敌意展现
你哥总是待我这么好
那他为什么叫你李念
这女人,真是一如既往地不讲道理
我不喜欢你,你能不能别烦我
女人嘛,都是衣服,兄弟才是手足
沈幽眼光真差
他们捉弄人的手段,从没有让她失
不小心砸了你的车窗
不是兴起而为,根本是有备而来
要她命的人
那里风情优美,却不是逃命的好去
不甘心啊,不甘心啊…
跟李遂意的那辆二手车有些相似
像我这样善良的人
肖湛
她跟她名义上的丈夫都不曾如此肌
那你如何报答我呢
沈幽之外的女音
遂意吧,我是江凛
他的喜好我一清二楚
江凛回来,让她危机四起
除了在挑选丈夫上,她的眼光一向
你今天,格外地话多
沈沉从不受人威胁
我这是在报答你,感受不出来吗
你怎么永远都学不好,只会这些旁
也就李遂意那样逆来顺受的女人才
李遂意,你知道我讨厌你的吧?
根本就是多管闲事
不要心存无谓的幻想
这里原本,是要成为他们的婚房的
不自量力!
一个病秧子
那不过是一点点无伤大雅的教训罢
你是不是慢慢开始接受这个人当你
沈总,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这种感觉,叫做针锋相对
她看起来饱受虐待
你就坐在这里陪陪你病重的妻子
她不止是溺水
他的心始终是偏袒这个妹妹多于李
这是沈沉第一次因为李遂意,有了
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温柔
她的倔强,旁人百思莫解
是因为愧疚吧
你参与了多少呢?我亲爱的妹妹
躲在你的身后都暗箭难防
你生得如此好看,我多看两眼也是人之常
这样,就看不到我了
早安,谢谢
他这个行为叫做黄鼠狼给鸡拜年
承你吉言,我会坐稳的
我只是看不惯你们背着我做决定而已
我很怀疑你是否有为李总工作的能力
她今天做的事,叫做杀鸡儆猴
现在是我在威胁你
她见识过这个女人的疯魔
算了,我跟您哭诉什么呢
我不过也就这点报复人的手段
那也得有血缘关系才有资格算得上是一家
从今天开始,你自求多福
幸好你来了
这么多年,你还是忘不了她
如果你能控制一下自己,她也不至于此
我晚上不回来吃饭
她是最差劲的女人
养我一辈子
你是跟李遂意结婚,有苦衷的对吗
你还知道回来
原来你也知道啊,我是阿沉的妻子
能不能,来个痛快的
不算吻的唇齿交缠
你的脸上,现在只有我的痕迹
她怎么敢!
一大清早就这么大的火气
你这是被嫂子给强吻了啊
你别玩火自焚
害她的,可不止一波人
她窥听着他的一举一动,好像自己也参与
我也关心你啊,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这算是扯平了吧
千万别让我遇上那个女人
蓟市大学竟有这等泼辣女子
是你眼界过高,还是根本就瞎了眼
你休想摆脱我
这样子风一吹就似乎要倒掉的身材不多见
果然是你
就是这个疯女人伤的我们
她是我的亲戚 新
她是我的亲戚
不要再来祸害我们家幽幽了好吗 新
不要再来祸害我们家幽幽了好吗
看吧,他就是这样一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
她不过是一个脑子有问题的疯子
沈幽,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
谢谢你如此关心我 新
谢谢你如此关心我
是我轻敌了
她对李遂意的那些忌惮
她生活在李家,就像是一抹幽魂 新
她生活在李家,就像是一抹幽魂
我想不到的,全让你给想了
除了她,还能有谁
你们身上流着一半一样的血
你会帮我教训她的对吗
那我就不能对不起她的冤枉
蓄起来,短发丑
给自己计划逃亡路线
她挂了那个早已自动挂断的电话
你们可比梁娴以前找的那些打手聪明多了
沈沉,你听到了吗
要怪莫怪,与我们无关
你这次又是因为什么被人打了
何时救人成了一桩买卖了
喝酒误事
第二次在一个女人身上察觉到了危险
以铭的玩心还是这么大
你也配
以铭的新女友
我以为她对江凛会有隔阂才对
她倒是得罪人的一把好手
让阿沉带我出来转转
那做敌人怎么样呢
你跟她结婚,难道就是因为这所谓的合约
到时候总会知道的
江凛也是阿沉的女友
我丈夫还在等我回家
我以为你是移情别恋了
我来捉奸啊
我跟阿沉,就只能继续对不起你了
她在抱怨,沈沉很深刻地感受到
原来是电话没接通啊
那我就认下你这个朋友了
遂意,不要冲动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是这样一个疯子
疯子果然物以类聚
我没错
以我的猜测是肋骨骨折
很痛啊,可是痛的时候要怎么表现呢
其实我最想叫你老公
我把头发蓄起来会好看些吗
只剩下一周了啊
我很喜欢聪明的人,但你是个意外
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骗钱
就当我是花钱买个教训罢了
帮我立一份遗嘱
你准备跟谁打官司
有趣的生意
在那里一直梗着一些情绪
就算我看起来拥有那样多的好东西
我手上的股份跟产权,分成两份
我只是觉得这不吉利
最后那些股份,都是落在李家的口袋里
李遂意最近是越发能触动他的情绪了
你们夫妻俩感情倒是好
挑拨离间
你怎么好意思说你不卑鄙呢
是江清清让你盯着我的吧
你戒备心还真是重
约会都约到学校来了
其实是早就暗度陈仓
这三条命的恩情
如果可以,她想要一个娇贵的名字
眼睛还是那么好看
沈沉何曾如此入戏过
指不定乐不思蜀了
你看起来并不怎么受待见
偷取商业机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她根本不惧被你知道计划
双剑合璧
肖湛这个人,其实并不讨人厌
没想到原来是在这里给我憋着阴招
谁人不知我优购总经理不过是个摆设
我应该好奇吗
十二岁以上不得入内
你…爱上沈沉了
吃肖湛的醋
你该相信自己有抓住一个女人心的能力
激起整个运营部的众怒
这种小孩子才玩的把戏,她是从来都不屑
倒像是我肖某真的有错似的
无条件同意
李遂意大概是要玩火自焚
卖什么关子
证据嘛,现在就给你
今日多亏了肖副总
你找来的人,比你还野心勃勃
日日进补,看着却又瘦了
害怕打针
他完了
你知道轻羽吗
如此信任你
不早了,回家吃饭
像她戒备心这样重的人
阿沉,你是想亲我吗
男人是最不值得信任的
她比想象中的聪明,不是吗
这两个人在一起,才叫做狼狈为奸
若是要论的话,李遂意就是沈沉的劫数
你也不想让我给沈家丢脸的对吗
生活也好感情也罢,她注定是要历经磨难的
他们不可能
土鸡也能变凤凰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些关于李念的事
我都忘了,她喜欢别人管她叫李遂意
梁小姐,你说对吗
这是关于李遂意的魔咒
一点错觉而已
除了我,我从未见遂意跟什么人这么亲近过
他终于还是败给她了
你不查,我自己来吧
到最后分手的时候他便越是绝情
这些东西已经没用了
你已经看不懂你自己了
似乎变得一无是处
老熟人了
既然你是这么觉得的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
这与你无关吧
旁观者
这个男人第一眼看去就不简单
跟谁合作,但凭心情.
看着她受尽屈辱
现在就是真的人尽皆知了
焦点
谁能想到她真的这么不要脸
他看到了什么
你还真是不择手段啊
遇上她李遂意,应当说是他生命中最糟糕的污点
帮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了
尊严是自己给的
给我滚回家去
你怎么就这么贱呢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大义凛然
他们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是她给了他们伤害自己的机会
念着你是他爱的人
家风不正的产物,怎么就进了我沈家
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被他同情
她总不能是在哭吧
他突然对李遂意产生了一种近似于心疼的心情
她看起来真的是太难过了
他简直要被这个女人逼疯了
就算是一场春秋大梦,也认了
现在懂了?
把裙子撩起来
我们才是真正的夫妻
别怕,是真的
只要我不认,那就是一张废纸
这是沈沉为李遂意做的第一顿饭
她是唯一受邀的记者
只能是有心之人散播的了
我对女人的长相,何其挑剔
往后余生,沈先生该负全责
她一定是还没睡醒
一查就知道是何人所为
这一对夫妻,貌离神离
我就当她是胆怯得逃避现实了
即便她是冉盛最大的股东,也免不了被流放边疆
谁说我一事无成的?
李念实在不够资格当优购的总经理
没听到,并不代表没有
我竟不知道自己在优购干了这么多坏事
这么说起来,好像确实不合适
我自己知道,错的不是我
你这个舅舅倒是对你不错
我还没死
是吗?那可不见得
她自信的样子,是会发光的
年少的阴影总是历久弥新记忆深刻的
你又何必在这里装
这不可能
像是一个包容下属的好上司
她喊他“李董”时,也很客气
这分明是我的东西!
她以为是她算计了李遂意
那舅舅你把你的办公室让给我吧
告诉忍冬姐我很想她
总会有几回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愚笨跟冲动
你其实早就知道了吧
不得不防备
梁以灵或许觉得她是了解我的吧
秋后算账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游戏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坏许多
我来找沈沉
太太来公司了,就在楼下
很明显,他不喜欢这个味道
你也别吃了,这些不健康
不好意思,我总是忘记
他不爱她的时候,完全不是这幅样子
她的胜券在握,放在以前才合情合理
老公
你倒是叫一声来听听
她没有这个资格
原来如此啊
她不信任的,是江凛
原来这就是你跟李遂意结婚的原因
沈太太,你其实该大方些
毕竟吃醋,也是妻子的职责所在
她拼命地,想要挤进这个家庭里来
心软的人从来都舍不得看别人难过
像是一对真正的夫妻
因为他的偏袒
跟幽幽打好关系
逛街
偶遇
沈沉在针对她
无条件地站在她的身边
好一对伶牙俐齿的女人
最近的生活,似乎过得不错
天翻地覆的变化
陷入了一场不知好坏的感情漩涡里
成为了一个好好先生
他正带着她一点点地踏入他的世界
李遂意努力地想要跟大家融为一体
这些人其实不适合做你的朋友
沈沉为了李遂意,完全乱了原则
他大概是真的栽在了李遂意的手上了
是他配不上我的遂意
特别的存在
只消用一点点的心思,足以
这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女人
这大概是世上最温柔的话
这世上的痴男怨女,又多了一对
连他那样的人都懂得谈情说爱
越来越喜欢她
莫名其妙的醋意
爱了就是爱了
感情是最没有道理的
说实在的,你配不上我
你们的关系,总这样好吗
别不承认,你吃醋了
是亲人
他舍不得
夜深了
感受到了一些变化
那种情感是做不得假的
人总是该在一些事情上放纵的
她那样美
沈沉的爱让她失尽了再回首的勇气
爱情教会了一个寡言少语的男人花言巧语
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是真的不高兴了
从来都看不透这个女人
实在是功高盖主的一个好助手
有心忽略
不,你是意外
比想象中的有意思
来的早不如来的巧
不过是一点点无伤大雅的利用
需要你的帮忙
只有她自己能解决
你并不是一个多会撒谎的人
你赢了
她从未对她食言
也算是另一种默契
她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贪心
她没有说谎
是她的一贯态度
时间过得真快
也不知是虚情还是假意
不仅仅是如此
她看起来也不像是这样没脑子的人
总不能是来拜访叙旧的吧
不可置信
一个睚眦必报的人
做了万全的准备
所以说江清清永远比不上江凛精明
无言的默许
我只看证据
这个男人天性薄凉
死咬不放
最客观动听的话
任凭他们怎么处置
不像那个受委屈的人
她理所当然到冠冕堂皇
简直叫她伤透了心
我不同意
诡异的满足感
在他面前,她从来不会摇头
值得如此开心?
所以你就利用我
怎么着都会卖这个面子
偏执地认为李遂意大错特错
命中无时,也无法强求
要脸的人总是比不要脸的多
是谁教会了你冲动莽撞
至少不要帮着外人来害我
只信自己愿意信的
他很维护她
不喜言辞,却也足够牙尖嘴利
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
他是不是爱上李遂意了
预料之中,你又赢了
成为了一个局外人
她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安分
彻头彻尾成了弃子
两边不得罪
人都是有底线的
而她对他又足够熟悉
觉得不对
她很少这么难缠
总该有一点骄傲的
甜的糯的,李遂意都爱
第一次心甘情愿的细细品尝
今日触景生情
提醒她时日无多
输在了没有经验
最大的筹码
似乎对此并不太情愿
难言之隐
何时如此纠结过
看清身边的人是人是鬼
张忍冬今天很不一样
到家已是深夜
你也说了,这是我家
沈家的宵禁时间
牙尖嘴利
一刻也不想分别的心情
她本就不是吃不胖的体质
为什么起这么怪的名字
想要万事顺遂,想要平安喜乐
我是你丈夫
理由用得绝妙又千篇一律
爆发
新人变旧人,又有新人笑
不要无理取闹
想要张家的一切
最近这个家里气氛诡异
作为一名母亲
他此刻恨透了李遂意
假的也成了真
破罐子破摔
李家禁忌
一报还一报
这个家庭的异常
负心汉
拧断你的喉咙
最恨她的人就是你
人到了这个年纪,早就该服老了
死气沉沉
记忆里的人也是这副模样
这个家早就烂了
人缘一向不怎么样
全线崩溃
他们注定是相互厌恶的人
眼光独特的人只他一个就好
以牙还牙
充满了恐惧的眼睛
逞这一回英勇
有时候连我都可怜你
被称之为李遂意弟弟的人
再也容不得你们李家
阴沉狠戾的男人
记住我说的话
密码
我不喜欢你给我的备注
如此无聊幼稚
沈沉的变化确实很大
独自一人回到娘家
恻隐之心
不能感同身受
本就不是省油的灯
梁娴对李遂意的畏惧由来已久
纵观冉盛,无人愿意
太会演戏
定时炸弹
听说近日要下雪
那不过是她自我安慰的错觉
察觉到她的到来
无比珍惜
迫使自己不去在意
他爱她时,还是个意气风发的青年
已经嫁作人妇
珍惜得想要狠狠抓住
吞吞吐吐
光是想想也觉得可怕
下意识的动作
焦急又紧张
不合适吧
像是我会害了她似的
不给李遂意跟李斯道别的机会
最先沉不住气的竟是沈沉
你怎么不长记性
反常
李念好手段
八分的胜算
可怜李斯看女人的眼光越来越差
有时候默不作声,也是一种伤害
被逼到绝境
暂时的结盟
与虎谋皮
措手不及
梁以灵何等骄傲威风
为了梁副总的尊严考虑
丝毫不知门外的躁动
是想要置你于死地
赔钱的买卖
送他们一份大礼
她拿这里当垫脚石
几乎要闯了进去
不是废话的话
优购也是她多年来的心血
责任全在你
最糟糕的后果
紧急会议
大概是好心
逼到绝境
他们像是无知的闯入者
就连是他也无法说服
按耐不住野心
变得不像从前
决策错误
撤去李念优购总经理一职
以退为进
尽快结束这场谈话
你就这么说走就走
一开始的方向便是错误的
青出于蓝
她这次回去,算是道别
无趣得叫人困倦
急不可耐
托你照顾